News


盈港资本刘子迪受邀担任「第十八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」专场主持,与各嘉宾对话「资本视角下的大消费」


2018-12-7

 

2018年12月5日-7日,由清科集团、投资界主办的“第十八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”在京举行。在现场,盈港资本创始合伙人刘子迪作为专场主持人,与天图投资CEO、管理合伙人、首席投资官冯卫东,左驭资本创始人兼CEO胡伟东,五岳资本创始合伙人蒋毅威,景林投资董事总经理李德刚,富坤创投管理合伙人彭程,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,山行资本合伙人朱思行以“资本视角下的大消费”的主题进行了精彩对话。

 

微信图片_20181210182146.jpg

 

以下为对话实录,经投资界(ID:pedaily2012)编辑整理:

  

刘子迪:我是盈港资本的创始人刘子迪,一直专注于消费品市场的投资,我们过去投资了二手车和二手房,教育等领域,以及国外消费品牌、教育品牌回中国落地的项目。代表项目有链家地产、车置宝、三立国际教育、腾讯音乐、药明康德、众安保险等。

 

消费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,跟大家每一天的生活都息息相关,数据显示在未来的十年,中国花费在消费品领域的金额将达到56万亿,2017年中国的国内消费品市场贡献了全球20%GDP增长速度,中国消费品力量对世界整个经济布局带来非常大的变革,国内也酝酿了非常多的新兴投资机会。

 

今天,非常荣幸跟知名投资机构坐在这里探讨投资的话题。请大家介绍一下自己。

 

冯卫东:我是冯卫东,天图投资管理合伙人,天图专注于大消费领域的投资,包含衣食住行各个领域,也包含教育、医疗这些服务类的消费,我们主要投资成长期项目。

 

胡伟东:大家好,我是胡伟东,左驭资本的创始人。左驭资本是国内一家非典型投资机构,我们关注产融结合,专注在文化旅游产业,业务包括文化、旅游、体育、娱乐,以及新消费业态的生活方式,我们称之为旅游内容端的投资。另外我们围绕旅游目的地,尤其是偏人文类的旅游景区,做投资和整个后期景区的升级,也做旅游目的地深度的咨询。我们深耕在文旅大消费这个细分的赛道上。

 

蒋毅威:我是五岳资本创始合伙人蒋毅威,我们是一家早期的专注A轮投资的VC机构,消费和科技的融合是我们消费领域投资的大方向,消费行业投资大概占比我们基金规模的50%,其次是金融科技和数字经济。在消费领域,科技如何真正提高生产力、提升效率,如何改变消费整个产业的毛利和人效空间,这是我们投资关注的重点。

 

李德刚:我是来自景林的李德刚,景林跟其他几个机构稍微有一点不同,我们是做二级开始的,现在也做一级。从07年开始管理规模突破了100亿美金,一级市场差不多100亿美金,我们主要还是投资中后期的项目,不管是一级还是二级,不管是A股还是美股,消费领域占我们的资产配比是最高,最近几年接近50%的份额。我们聚焦于中国优势的消费及制造行业。

 

彭程:我来自富坤资本,我们跟地方政府的基金合作,跟结合地方政府相关的产业去投资,像消费,包括互联网消费,也是我们关注的一个领域。

 

王啸:我是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,我们做早期投资,我们看偏早期的,跟数据结合的新消费类项目,利用数据和互联网的这样一些更轻的模式和优势,把目前小众的一些品类和品牌逐渐变成一个大众的品类和品牌,是我们专注的方向。

 

朱思行:我是山行资本合伙人,山行资本是一支比较年轻的基金,15年成立,现在刚刚三年,我们主要专注TMT领域的早期和成长期的投资,管理规模3亿美金。

 

新兴科技与传统消费碰撞火花

 

刘子迪:消费是一个特别大的投资版图,随着行业不断变革发展,我们今天会关注不同消费投资的细分领域,尤其在过去几年,新兴科技、互联网思维与传统消费的结合,衍生出了非常新型的、有意思的商业模式,从传统电商到今天的电商与线下店的结合,比如盒马鲜生,比如抖音电商,都是利用互联网手段提升了消费的效率。

 

那么,就“新型科技手段和传统消费的结合”这个话题,首先请五岳资本的蒋总探讨一下。

 

蒋毅威:五岳资本刚成立,我们就很关注科技会给产业带来什么样的化学反应,但科技和消费的结合产生的化学效应并不如大家想得那么好,用科技尝试改善消费的场景和入口,还不如街边的夫妻老婆店的效率高。

 

在消费行业有一个有趣的现象:参与者的收入不高,成本不高,行业在过去几十年形成了成熟的产业链,利润却是靠人力成本的压缩实现的。科技不能得到好的使用,那么带来的效率提升或许是短期的虚幻,甚至很多时候效率是下降的,这也会对毛利产生比较大的影响。

 

科技如果不能带来消费领域毛利的提升,供应端和需求端都不能提高人效,也不能降低人员的参与度,那么科技使用的结果是没有价值的。

 

所以我们总结,“天时、地利、人和”很重要。科技的融合会使传统细分领域的效率提升速度翻两到三倍。科技如果不能提升毛利,那么科技在消费领域的价值将有待商榷。人和就是人效,人的效率提高有两种:一种是人员产出更高,一种是人员的介入更少。如果“天时、地利、人和”这三点如果不能因为科技的融合而提升、改善,即使这个细分赛道今天能够吸引眼球、制造风口,但从长远来看也许产生的是负面影响。

 

刘子迪:刚才蒋总从效率和科技价值的角度做了评论,其实很多互联网科技与消费的结合,如果从科技产生更早的一个时点抓住和切入,在投资长远的回报上会有更大的空间,请九合创投的王总和山行资本朱总从这个角度来点评一下。

 

王啸:我们看投早期消费类的项目,有几个总结:第一,找到相对的流量红利的地方切入,比如说大的电商平台可能需要一些品类,这些品类如果能成为头部的这种品类,也可能有流量红利,微信生态有可能带来一波流量红利,能在便利店进入一些货架,也是流量红利,这是流量红利的选择。

 

第二,消费既没有升级,也没有降级,只是形式、渠道和品牌发生的变化,我们会关注一些新的品类、新的消费模式和形式。社交类的流量也是红利的流量,这两个相加成为我们早期布局一些品类和品牌的核心因素。

 

朱思行:我们对技术改变世界有非常深的信仰。我们基金在过去两年投了不少教育领域的项目,而且主要是互联网教育,我们看过去两年的发展,一个最直观的体验是教育行业正在被互联网的技术所深刻的影响,虽然最近半年很多教育机构在说AI,我们的观察是最近两年影响教育最大的技术是直播,所有在线教育都在用这个技术,而且为用户和教育机构带来革命性的变化。

 

另外一个是经济方面的考量,我们更关注互联网和相关的一些技术对整体效率的提高,甚至不是对整体在一起效率的提高,而是整个市场龙头关系的改变,以及产业升级。我们希望形成大的平台性和垄断性的态势,在这个态势下可以以尽量低的毛利长期存活下去,这样的企业对整体国民经济的价值会更大一些。

 

大文化产业的新机会

 

刘子迪:当财富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后,有更多的机会和财富转向精神领域的消费,比较典型的像文化、旅游、体育、娱乐这些精神层面的消费。左驭资本的胡总和五岳资本的蒋总从文娱的角度进行了深度的投资,请两位嘉宾分享一下在这个方向上适合投资的一些新生市场。

 

胡伟东:其实讲文娱和体育,我们自己内部的定义叫泛文旅,其本质就是一体化的生活方式,一旦放到生活方式这个概念下,文化旅行这个概念非常宽,涉及到吃喝玩乐、消费的方方面面。

 

我觉得整个中国泛文旅行业的机会主要集中在供给侧,前几年很多热钱砸过来,在技术和通道上做了很多投资,但是其实对这个行业本身并没有产生根本性的改变。最主要的原因有两方面,一方面我们的国情还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,文旅大部分的资源和资产还掌握在政府或者国企手上,他们没有动力和积极性,或者优质的资源掌握在十几线的老村长手上,他没有能力去理解一二三四线消费人群对生活方式的理解,对生活方式的需求,他们做不出符合我们需求的好的产品。

 

另一方面,还有很多旅游资源和旅游目的地,之前一直掌握在地产商手上,他们做文旅的目的,大部分为了去拿地拿资源。所以对于文旅这一类型的资产,在运营上就缺乏主观能动性,缺乏积极性,造成中国文旅消费类的产品品质不高,我认为中国未来20年,中国旅游业的机会一定是中国国内游,国内目的地的开发商。

 

同时,现阶段的旅游开发,它其实不是一个完整的商业模式,只是一个好资源,怎么样把一个资源变成好的资源,还有好的商业模式,需要很多的赋能,包括在管理上的介入。

 

我们在做旅游类的项目投资,我们总体上倾向于做锦上添花的项目,比如说中国可以看到很多偏成熟的5A和4A的景区,或者一些文创景区,像北京的798,还有厦门大学旁边一些比较好的厂房,这种新的提升改造,这些项目是我们主要关注的领域。

 

李德刚:我是把文、体、旅分开看的,这三个领域还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。文化产业这个领域非常大,总体来讲已经处在一个阶段性发展和调整的阶段,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过去三年里面,在A股市场,包括海外整个文化的估值是持续下跌的,是最差的板块。旅游在中国有很多超大型的公司,比如说国旅和中青旅 。

 

文旅有几个特点:第一,天生跟房地产有高度的结合;第二,只是一个消费的场景,不管是物质实物,还是精神文化,都可以在这个场景中消费,所以旅游行业可以出很大的公司,但是从创业和早期公司角度来讲,产生的可能性相对小。因为旅游行业到了发展的中后期,大的旅游项目被大的公司控制了。

 

体育行业只有一个行业赚钱,就是卖服装和卖鞋子,已经出了千亿市值和千亿收入的公司,体育内容和IP都处于早期阶段。我们看到一个可喜的趋势:房地产企业正在加入,因为2018年所有的房产公司都在转型,跟文旅和体育公司相结合,最终的目标是尝试把不能拿的地拿到、便宜一点拿地,这给文旅和体育公司带来很多的机会。

 

胡伟东:我补充分享两点,还是想给文化旅游行业打一个广告,第一,我们称之为旅游内容这些行业,我们都把它放在大文旅这个概念里。这些行业里这一类型的公司,最终要实现好的商业模式,可能还是需要跟旅游线下的消费场景去结合。

 

第二,旅游本身是一个流量生意,给当地会带来大量人流。同时,景区在发展过程中,可能带动周边房价上涨,收益比景区收入还高。大型产业集团,都得布局文旅,因为变现能力比较强。

独角兽的养成

 

刘子迪:“独角兽”是现在很火的一个概念,大家对于它的理解都有所不同,天图资本的冯总和富坤资本的彭程,过去投资了比较多的消费企业,你们如何发现这些独角兽,然后培育他们成为独角兽?

 

冯卫东:独角兽是怎么定义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说法,有一种说法是估值要在很短的时间内超过十%E